百事网赚_网赚论坛_最大的手机网络赚钱兼职项目培训论坛交流平台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42|回复: 0

违法赚几亿处罚只几千万 游戏“打假”尚有两大难点

[复制链接]

0

主题

0

帖子

6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6
发表于 2019-5-20 15:3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网游知识产权保护研究 1
  近年来,我国游戏产业不仅持续稳定发展,而且游戏开发方面发展迅速。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仅2018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2144.4亿元,其中自主研发网络游戏销售收入达1643.9亿元,同比增长17.6%。
  与此同时,涉及网络游戏的侵权案件和争端也屡见不鲜。《太极熊猫》告《花千骨》游戏侵权、《王者荣耀》告《无尽对决》、《梦幻西游》与《神武》之争等案件,以及频频出现的游戏广告侵权等,都反映出知识侵权已成为游戏产业发展之痛。就在近日,网易公司针对广州四九游等数家公司发起了经济损失索赔额高达1.3亿元以上的系列诉讼。
  据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介绍,游戏知识产权维权案件存在侵权行为涉及的权益较多、要求保护权益多元化等特点。据南都记者在“世界知识产权日”梳理相关案例时发现,商标侵权、盗用美术素材、不正当竞争、游戏规则克隆等都是常见的游戏侵权问题。
  游戏知识产权纠纷
  关键词1
  换皮
  借鉴还是抄袭?
  “游戏换皮是行业公开的秘密,即更改游戏外观元素而不改变游戏的内核的方式,达到新瓶装旧酒的效果。”有业内人士告诉南都记者,换皮的做法集中出现在2015年左右,通过换皮“复制”出多款看似不同实则一样的游戏,再搭配一系列的推广,经济收益暴增。“当时应用商店的畅销榜中甚至出现排行较前的几款游戏连游戏画面与U I都一模一样的状况。
  然而,对于“换皮”只是游戏产业内部说法,在法律上并无相关定义。不过,据记者观察,此前许多游戏公司都“借鉴”了市面上效益更大、知名度更高的游戏了,由此也引发了纠纷和诉讼。
  2017年7月,网易公司发布公告,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对广州悦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广州四三九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四三九九)开发与运营的《仙语》手游,侵犯网易《梦幻西游》手游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判令四三九九等两被告连带赔偿网易共计人民币1500万元。
  其中,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定,四三九九等两被告在《仙语》的开发、运营过程中,大规模、成体系地违法使用了梦幻西游手游中的诸多元素,包括游戏主角、N PC角色、游戏场景、宠物技能图标、门派技能图标,以及宠物技能描述、特技文字描述、特效文字描述,乃至于战斗阵法、道具、UI界面等。
  关键词2
  蹭IP
  小骚扰不断、大侵犯不绝
  目前,游戏经典IP经常会处于“小骚扰不断、大侵犯不绝”的广告侵权境地。近日,记者了解到网易公司针对广州四九游等数家公司发起了经济损失索赔额高达1 .3亿元以上的系列诉讼,案件涉及《大圣轮回》《梦道西游》《暗影西游》等游戏,案件数量多达100多个。
  网易公司指控其盗用《梦幻西游》等知名游戏的美术资源及商标进行导量侵权,通过不停地使用同一个游戏安装包更换不同的游戏名称,轮番在各大平台发布侵权广告进行推广,广告内容直接盗用“梦幻”等游戏的美术资源及或以“梦幻”等游戏的名称作为宣传语,吸引《梦幻西游》等游戏的用户及其他同类游戏玩家点击广告下载侵权游戏。
  网易方面向记者表示,这些侵权游戏大多没有版号,属于非法出版物,在给被侵权公司带来严重经济损失的同时,也严重扰乱了游戏市场的正常运营秩序,对行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而网易起诉广州四九游等公司的100多个案件,也恰恰反映出了行业打击此类广告侵权行为的决心。
  值得一提的是,南都记者2018年10月份曾对苹果App Store免费游戏畅销榜进行调查,发现当时排行榜上排名前100名中,超过一半的游戏没有版号或者说是“假版号”。而相比于与大型游戏公司公司角力,更让人难以招架的正是此类游戏的蹭IP侵权广告。
  腾讯公司的《地下城与勇士DNF》便是如此。因《地下城与勇士》手游相关的广告侵权纠纷,便涉及四三九九、恺英网络两家上市公司。
  2017年12月,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四三九九使用“地下城与勇士”、“dnf”、“DNF”等字样,在百度搜索中作为关键词竞价排名的行为,构成了对腾讯公司“DNF”、“地下城与勇士DNF”两个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并作出一审判决,裁定四三九九侵权成立,并赔偿腾讯公司500万元。
  2018年1月,腾讯公司将开发运营《阿拉德之怒》的包括恺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四家公司起诉至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认为,恺英网络等四家公司采用与《地下城与勇士》相同或者高度相似的游戏元素及其组合,利用腾讯公司推出手游版之前的时间差,吸引玩家的行为,是故意攀附《地下城与勇士》的知名度,并且利用媒体的恶意宣传,极易使玩家混淆,误以为《阿拉德之怒》是《地下城与勇士》的手游。最终,法院作出裁定,责令恺英网络等四家公司立即停止对《阿拉德之怒》游戏的下载、宣传及运营等行为。
  关键词3
  前员工
  离职后就搞同业竞争?
  腾讯《王者荣耀》与沐瞳科技《无尽对决》(《MobileLegends》)的“真假之争”曾受热议。
  在创办公司之前,徐振华在腾讯工作了5年。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4月,徐振华进入腾讯从事网络游戏开发运营工作。担任过《植物大战僵尸O nline》和《部落守卫战》的制作人,还曾任《轩辕传奇》运营经理。
  2014年从腾讯离职后,徐振华成立游戏公司,推出《无尽对决》等手游。腾讯认为该手游涉嫌侵犯《王者荣耀》著作权,并起诉徐振华违反竞业协议。
  2018年,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二审判决,判决手游沐瞳科技法人代表徐振华违反竞业限制,支付腾讯公司违约金1940万元。这是目前国内相关案件中判罚金额最大的案件。
  此类前员工离职后搞同业竞争并涉嫌侵权的案例在游戏行业屡见不鲜,在《王者之剑》诉《巨龙之怒》(又名《斗龙传》)、《侠义On line》诉《煮酒Online》等侵权案中都有体现。
  关键词4
  暴利
  违法赚几亿,处罚几千万
  南都记者观察到,尽管近年来游戏知识产权越来越受到保护,但是部分案件诉讼过程偏长。根据蒋南頔律师提供的大数据报告显示,在我国1462件涉及网络游戏的知识产权诉讼中,审理时间更多处在91- 180天的区间内,平均时间为168天。“但实际上很多手游三个月就走完兴衰路,目前法律诉讼对于网络游戏权益保护具有明显滞后性。”
  《花千骨》游戏虽然被判侵权,但判决距离该案件的受理时间已经过了3年。按照手游MMO接近半年的生命周期,判决生效时的《花千骨》游戏早就过了黄金期。实际上,侵权的《花千骨》游戏是业界公认影游联动最成功的产品之一。
  同时,相比违法获利,违法成本低。在网易诉《神武》一案中,按照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被告广州多益网络股份有限公司需赔偿网易1500万元。但是与2017年《神武》系列游戏收入为9.49亿元相比,赔偿与其经济收益仍有巨大的差距。
  而《花千骨》发行方、爱奇艺副总裁徐伟峰曾透露,《花千骨》游戏首月流水超过2亿元,也就是赔偿金仅为首月流水的11%。
  关键词5
  游戏玩法
  逐渐受到法律认可
  2013年3月,美国知名游戏公司暴雪娱乐研发的一款卡牌游戏《炉石传说:魔兽英雄传》(以下简称:《炉石传说》),在美国市场正式亮相。2013年10月23日,“炉石”被引入中国,由上海网之易网络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代理运营。10月25日,上海游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推出网游《卧龙传说:三国名将传》(以下简称:《卧龙传说》)。多家媒体评论称,“卧龙”几乎完美地复制了“炉石”。
  2014年4月21日,暴雪娱乐、网之易向游易网络提起诉讼,称《卧龙传说》大量使用与《炉石传说》特有游戏界面极其近似的装潢设计,并在其公司网站宣称《卧龙传说》是中国版的《炉石传说》,要求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500万元。最终,法院判决游易网络赔偿30多万元人民币。
  不过,此案中,游戏规则是否受保护,成为了庭审和社会舆论争论的焦点。
  “整套卡牌的玩法、功能不具有独创性,不属于著作权保护的客体。”游易网络在抗辩曾时表示。而审理此案的法院认为,原告所主张的卡牌和套牌的组合,其实质是游戏的规则和玩法。鉴于著作权法仅保护思想的表达,而不延及思想本身,因此法院对被告的抗辩予以采纳。
  不过,法院在判决书中表示:“游戏规则尚不能获得著作权法的保护,并不表示这种智力创作成果法律不应给予保护。游戏的开发和设计要满足娱乐性并获得市场竞争的优势,其实现方式并不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而需要极大的创造性劳动。同时,现代的大型网络游戏,通常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研发,如果将游戏规则作为抽象思想一概不予保护,将不利于激励创新。”
  而在数年后,游戏规则与玩法不受保护的现状发生了改变。
  在2018年3月,《花千骨》游戏侵权《太极熊猫》游戏案一审完结。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定,被告成都天象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败诉,判决两家公司赔偿苏州蜗牛数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损失3000万元。同时,要求两被告在蜗牛数字认可或经法院指定的全国性报刊上刊登声明,以消除其侵权行为给蜗牛数字带来的不利影响,
  “网络游戏中对于玩法规则的具有独创性的表达,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著作权法的保护。”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方面认为,区分游戏作品中相应的玩法规则属于思想还是表达,应当要看这些玩法规则是属于概括的、一般性的描述,还是具体到了一定程度足以产生感知特定作品来源的特有玩赏体验,如果具体到了这一程度,足以到达思想与表达的临界点之下,可作为表达。
  北京市路盛律师事务所蒋南頔律师告诉南都记者:“这是法院首次通过排除过滤的方式对游戏规则进行划定,明确了其中可通过著作权保护的部分,而在此之前没有明确认定游戏规则可依著作权保护的先例。”
  维权难点
  知识产权侵权
  已成游戏行业发展之痛
  从历年频现的维权案可以看出,知识产权侵权已成为游戏行业的发展之痛。
  仅以网易一家企业为例,除诉讼维权之外,2017年和2018年其年度非诉维权量都在3万件左右。南都记者获悉,网易2018年至今共计打击上述侵权广告4000余条,在苹果及安卓渠道已下架近百款侵权游戏。
  伴随着行业维权意识的觉醒和打击力度的加强,相应地,游戏行业的侵权行为也在不断演化出新的类型和特点,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维权的难度。尽管在司法实践中,对于网络游戏侵权案件的审判水平有了长足进步。有律师表示,各大法院现在已经更愿意对游戏中涉及的各种元素及整体组合进行更为细致的分析,结合游戏产业,通过排除过滤,进而剥离出可受保护的“表达”部分。
  不过,在目前游戏的知识产权维权仍有难点。
  维权难点1:缺乏专门法律
  目前,我国国内并未有专门与游戏知识产权相关的法律,网络游戏维权最常用的法律为《著作权保护法》和《反不当竞争法》。
  据法律人士介绍,知识产权分为商标权、专利权和著作权,每一类都有对应的保护客体。其中,商标权的保护客体是商标,著作权保护的客体有文字作品、音乐、电影等,而网络游戏目前并没有直接作为产权保护的客体,而是通过对游戏中的例如音乐、美术设计、公司标识、故事情节定元素进行保护。
  维权难点2:要求保护的权益比较多元化
  据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方面介绍,当前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维权时,要求保护权益比较多元化,要求保护的权益从整个网络游戏被盗版,到游戏的名称、商标、游戏内的图片、剧本、人物形象,再到游戏的运行画面。此外,不少案件还会附加不正当竞争的诉讼请求。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称,由于侵权行为的多元化、侵犯的权益较繁多,需要法院逐一比对,同时还需注意对被诉侵权游戏玩家利益的保护。
  不少律师表示,与其他知识产权案件不同的是,网络游戏因涉及故事剧情、游戏规则、源代码以及U I设计等各个环节。因此,此类案件审理难度更高,且没有相关案例进行参照,审理时间更长。
  对策
  律师建议:用好诉讼禁令
  “诉讼禁令作为一种前置性的权利保护措施,能快速便捷地防止侵权结果发生或扩大。”蒋南頔告诉南都记者,目前案件诉讼周期长、程序繁杂,诉讼结果难以预期,而网络游戏生命周期较短,权利人可以通过诉前、诉中禁令的方式,让法院先行裁决游戏停止运营,从而最大限度、最快捷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反不正当竞争法》中的“兜底条款”,是保护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的“制胜法宝”。蒋南頔表示,目前许多关于网络游戏知识产权的相关案例中,提出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上述案例均或多或少得到了司法实践的支持,所以一般网络游戏在申请诉讼的时候,最稳妥的方式便是同时提起关于“著作权保护”和“反不正当竞争”的诉讼。
  经典案例
  案例按照时间顺序排列。从这些案例可以看到,对于网络游戏的司法审查发展脉络。
  ●2007年,《QQ堂》一案,法院认为不构成著作侵权;
  ●2014年《卧龙传说》案,《炉石传说》因《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的诚实信用原则受到保护;
  ●2016年《梦幻西游》告《神武》案从游戏的故事内容、情节设计、人物设定、游戏规则等角度还原游戏设定的故事背景,以其中涉及到的文字作品为切入点,认可其独创性和著作权作品属性,做出侵权认定;
  ●2018年《花千骨》案,国内法院首次通过排除过滤的方式对游戏规则进行划定,明确了其中可通过著作权保护的部分。
  出品:南都泛娱乐课题组
  统筹:甄芹石力
  采写:南都记者 孔学劭 实习生 陈培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